vn77,五台山探考,今天给你讲讲杨家将在五台山浴血奋战的事迹

发布时间: 2020-01-04 18:24:45

vn77,五台山探考,今天给你讲讲杨家将在五台山浴血奋战的事迹

vn77,五台山地势险要,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五台山下的雁门关(五台山四关之一),北扼朔漠,南控中原,为历史上护国镇边的雄关重镇,一代忠烈杨家将在此浴血奋战的事迹,为人代代传颂。这里只说杨业在此御守门户,战死沙场,杨五郎出家五台山的故事这件事还须从头说起。

北宋初年,我国北方逐水草而居的契丹建立政权后,经过几代人的经营,渐渐强大起来。其时,草原上一个有名的"细娘"萧燕燕(萧绰),走进了历史舞台。这是一个很有手腕和政治才干的女人她先是辅佐身患疾病的丈夫景宗,景宗耶律贤死后,又辅佐12岁的小儿子隆绪,并以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27年。为了使汉族重臣韩德让为她卖命,萧太后软语温存地对他说:"我小时候曾许配过你,现在皇帝已死,我愿重续旧好,希望你对幼主,要像儿子一般好好辅佐。"原来这萧绰在少小时,真的就许配过韩德让,正当15岁的萧燕燕和28岁的韩德让成亲时,景宗下旨将萧燕燕没入宫中。这里只说韩德让听太后这般说了,心想人家是什么样的女人,当然表示愿意肝脑涂地,便开始同太后暗里同床共枕,做了实际夫妻。在朝中自然也格外卖力,辅佐萧燕燕安内攘外,忠心报效,后来位兼将相,此是后话。

却说宋太宗听说辽国新易幼主,连日喜上眉梢。这个文化皇帝好像是太僵化了,人家男女之间的那么一点事,他也要做一场好梦,还想从中做出一篇大文章来。他认为萧皇后与韩德让败坏风俗,有伤国体,这件事势必在内部引起混乱,实在是北伐的一个好机会。但他却打错了如意算盘,他哪里知道,契丹民族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即使是萧燕燕害死了韩德让的老婆,朝中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且这位萧太后本是女中豪杰,文治武功不逊男儿,她以国母之尊驰骋疆场,开创了强大的盛辽时代,成为北宋王朝的一个劲敌。

当时宋辽双方激烈争夺的燕云十六州,是后唐时儿皇帝石敬瑭割让给辽国的,这片土地地控南北,对双方的社稷命运关系重大。极想建功立业的赵光义,便想趁辽朝内部人事变更之机出兵,他于雍熙三年(986)的正月,命令30万大军分东中、西三路北伐时任代州驻泊兵马部署的杨业,奉命同潘美西出雁门。此次西路出征,潘美为主帅,杨业为副,王侁为监军,这场战争在民间,就是盛传的金沙滩大战,它播洒下的,是惨绝人寰的血水和泪水。

杨业(汉太杨震少子杨奉后代)为山西太原人,自幼卓尔不群,胸藏大志,颇有侠士风度。20岁时,到北汉刘崇手下供职,赐刘姓,名为继业,任保卫指挥使、侍卫新军都虞侯等。杨业骁勇善战所向披靡,遂成为北汉名将。早在开宝二年(969),宋太祖赵匡胤率兵征伐北汉,围攻太原,几次强攻,都被杨业击退,因三月不下,最终撤兵,又被杨业打得落荒而逃。太平兴国四年(979),宋太宗赵光义分四路兵再次征伐北汉,把太原城围得水泄不通,时任节度使的杨业率部人城助守,每当宋军攻城,杨业则矢石齐下,次次击退宋军,太宗只好禁止士卒攻城。杨业据城苦战月余,日夜不懈,太宗命在城外筑起长围,切断城内一切物资供应。其时北汉指挥使郭万超降宋,刘继元部下将士也纷纷出降,独杨业据城南而战,至死不降,且在偏城上大叫,愿与宋军拚个死活。刘继元出降,宋太宗见杨业侠肝义胆,爱其忠勇,便命投降皇帝派人前往招降,杨业为保全百姓,大哭一场,北面再拜,释甲开城。宋太宗有感为忠良之士,命为右领军卫大将军,郑州防御史,复名杨业,对杨业赏赐十分丰厚。不久,宋太宗考虑到杨业熟知边情,智勇兼备,又任命他为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杨业思恩图报,遂率延玉、延昭等出赴代州。雁门苦寒,人多穿毛毡,杨业只穿棉衣,在野外顶着寒风,带领大家修城督关,忠心御守门户。

太平兴国五年(980,辽将耶律沙领兵10万,进犯雁门。杨业此时部下所属,不过一两万人,他命部将董思源率部堵截峡口南口,自己挑选精锐数千骑,簧夜出击,由雁门西口西陉关轻出,经小路绕至雁门北口,进入敌军背后。当时长夜星辰黯淡,雁门关下,敌营黑压压一片,杨业命延玉、延昭各领兵三千,向南从左右杀入,他自领健骑独踹中坚。当时辽将只防关内出兵偷袭,那料想宋军却从背后捣来,只疑是天兵突降,顿时大乱。此时,中营帐中奔出一人乃辽国节度使驸马侍中萧绰李,他手持利斧逼令辽兵抵抗,不想正鸟上杨业,两人交手不过数合,听得杨业大喝一声,那萧绰李连头带盔便飞落它处。辽兵见大将被斩,纷纷四散奔逃,黑暗中自相残踏,伤亡者不计其数。此次雁门关一战,辽军几乎全军覆没,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海被捉,耶律沙见部下溃败,也落荒遁去,杨业声威大振,人称"杨无敌"。从此契丹望见杨业大旗,无不丧魂落魄,宋太宗即升任杨业为云州(大同)节度使(仍判郑州、代州)。太平兴国七年(982),辽兵三万骑再犯雁门,又被杨业打得大败,损失极为惨重。

再说宋军大军北伐,西路军先锋杨业在雁门北口首战告捷,乘胜攻克寰(朔县)朔(朔州)二州,再克云(大同)应(应县)二州,直捣辽的西京(大同府),辽主甚慌。杨业整军进驻桑干河,准备同东、中两路军共打幽州。不想五月初,宋军东路军曹彬主力部被耶律休哥打败,萧太后又统帅雄师南援。辽军集中十余万兵力向西压来蔚州、浑源、应州守将抵挡不住,只好弃城南下,潘美又在飞狐关(河北涞源北)被江将耶律斜珍击败。辽军乘势攻陷寰州,直過朔州。眼见四州得而复失,皇帝怕宋军全被吃掉急下令退军,又命潘美、杨业掩护四州百姓南迁。在强兵压境的严峻形势下,潘美只想冲出重围,回到雁门。此时掩护百姓辙退的杨业,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案,他对潘美、王侁说:"现在辽兵势强,我们不可同他们正面交锋。可率师出大石路东北,待出离代州时,即可安排云州吏民先出,以骑兵接应。再绕到辽军侧后,师次出击应州,辽军知我抄他后路,必悉众来拒。当辽军被吸引到应州后,可让朔州百姓南入石碣谷,我军可在谷口布列强弩手千余人,在中路以骑兵支援,可确保三州百姓安全转移。"杨业说的中心意思是,避开锋芒,掩护百姓走石碣谷撤回雁门。两位官僚将军,哪里还有兴趣听他的"围魏救赵"之策,原来主帅潘美,自从杨业雁门大破辽兵,皇帝又是嘉奖,又是升任他为云州节度使(山西主将),内心非常妒嫉,他还上书皇帝进行毁谤,好在太宗没有轻信(把书信封好交给杨业,以示信任)。因此,当杨业提出转移作战方案后,别有用心的潘美,还要装模做样沉吟。在一旁的王侁,猜想潘美欲陷杨业于阵前,便打断了的话说:"我师统率数万精兵,却畏敌懦怯到如此地步!只管挥师门北川,击鼓进军!"杨业说:"不可,这样势必遭致失败。"王侁听罢,见潘美一言不发,一种不可告人的阴暗心理,使他非要把杨业逼下水不可。于是他尖刻地说:"你向来号称无敌,现在大敌当前却为什么躲躲闪闪,观望不前,难道你怀有异心吗?"杨业一听这)话,顿时犹如五雷轰顶,知道是为国尽忠的时候了。因为他明白,若是轻率深入,定会酿成瓮中之鳖,问题是主帅潘美,皇帝命他掩护四州百姓转移,他却在这重大战役决策中,放纵王侁,其心已昭然若揭。杨业自知难逃此劫,于是便说:"我并不是贪生怕死,实在是这样做必定失败,白白地让士兵们去送死。既然你们责备我不敢去死,我只好为诸位一马当先了!"此时的潘美,才从鼻腔里哼出一个音来,但他马上又装了笑脸说:"君家父子均负盛名,今未战先馁,无怪令人不解!"杨业听了潘美所说,觉得此时终使是有九张嘴,也说不动他们那颗包藏着的祸心了,心想不管是死是活,只能是决意为国效劳沙场了。临出发前,他对潘美说:"本来我是应以立功报答国恩的,现在是理应先死敌手了!"杨业说完,一时泪如泉涌,他再要求潘美、王侁,在陈家谷口托逻台布兵,如果自己诱敌转战在此,可接应夹击。潘美巴不得杨业出征,连声应诺说:"汝尽管放大胆前去,吾等到时便来接应。"

北毕网